四方壑

老年退休生活

水从天花板缝渗出来,落在蜷缩着的他的脚边,滴答滴答地。飞溅的水珠太冷,他缩着脚挪远些。他没有鞋子,光溜溜的水泥地板太冷,他也只能脚心搭脚背取暖。床上的薄被昨天被隔壁的花膀子男人抢走了,他只有身上薄如纸的衣服。黑白横纹,他一点都不喜欢。
苍白的高墙围住三面,善良地留下一面让铁栏杆伫立。他揉几下眼睛寻找窗户。铁窗外没有太阳,粗黑的铁棍把阴天切割成几块。有些像栗子蛋糕,他尽力想。突然对面几个男人把一个男人按在地上扒衣服。周围沸腾起来,吹起响亮的口哨,铁栏杆被拍得哗啦作响,狂笑和痛苦喊声把他的头按得更低。他更用力地蜷缩。他是一个医师,面对绝对强大的力量他毫无办法,被抢走的薄被向他摆出证明。
他无法明白自己...

'ㅅ'

伊尤
甜短短短短。满篇私货plus个人经历。

01
“您昨晚没有回来,小少爷闹脾气结果打翻玻璃杯把手指砸了,现在正生闷气呢。”
伊恩听了女仆奥菲利亚的话后选择转去捎一份奶油蜜果塔,得给自家弟弟带点讨好的甜点。他从门框伸脑袋偷看,果不其然尤诺背对他坐在床上,似乎是在摆弄自己的手指,一直低着头。应该给这个小团子周围的空气上画几个生气的动画符号,那就更加可爱了,他心想,迈开腿走进去。
“小尤诺,哥哥回来晚了,但是带了小尤诺最喜欢的蜜果塔哦。昨天被砸到很痛吧,哥哥给小尤诺呼呼好不好?”
小家伙猛地转过头,瞪着他。“蜜果塔和呼呼也不原谅哥哥。”鼓起的腮帮子让本就婴儿肥的脸更加圆润,添上几分属于小孩子的可爱...

赛尤

尤诺·阿斯克尔开始认真分析现在的情况。
他并不是躺在自己的床上,凌乱的布置显然不是他的风格,伊恩·阿斯克尔绝不会允许他把房间弄得一团糟。这不是最可怕的。他需要有个人给他解释为什么自己的枕边面对面躺着一个男人,而且还是跟自己平常互咬的对头,赛科尔·路普。更该死的是,他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并不是自己的。抱歉,更的程度加重该用什么词?这个混蛋的手正搭在自己的腰上。
他深呼吸,惊吓的情绪很快被替换下场,短暂的清醒踩上舞台。昨晚发生了什么?他记得昨晚是工作室聚会的日子,格洛莉娅搬来一听啤酒,十几个人找了间小阳台,在上面喝酒撸串。他的整个世界...

尤诺的温柔,总让我觉得自己应该认真且纯粹地活着。

树叶间隙里的光和我喜欢着你

一时兴起的甜,狗短。困。



尤诺最近在晨练时间频繁地遇到一个人。
那人总是牵一只阿拉斯加来明月湖旁晨练,一人一狗绕着湖跑个几圈,他总是认真地目视前方,没有疲惫的喘息,双臂挥动的姿势非常标准——尤诺看得出来。阿拉斯加伸出舌头,紧随着他奔跑,健硕的四肢伸展又弯曲,让人体会到空气中力量的流动。
尤诺会看见他坐在树荫下小憩,而且还挑不怎么起眼的地方。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阿拉斯加柔顺的毛,望着明月湖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清新的阳光挤过叶子间的缝隙,在他身上脸上争地盘儿,圆的、不规则的或是线条的形状清晰可见,斑斑驳驳却那...

镇里雪



年夜,大人们忙着饭,我们小孩扎堆在每根竹竿上捆了好些爆竹,从巷这儿头到巷那儿头。一点着,冷观镇里什么声响全都给爆竹噼里啪啦埋了,红色的破纸撒一雪地,怎么瞧怎么不合这镇名儿。
 
镇里大家吃大锅饭时,镇长爷爷一副得意样儿,说,咱们镇里来了个大文人咧。不知谁吼了句,文人哪会来咱们这穷地方。爷爷脸色一变,没人敢应。结果邻家那大哥说是真的而且他见过那文人了。这可把大家伙性子吊动了。爷爷抽口水烟悠哉悠哉靠后瘫了点儿,催他赶紧讲。我也跟着扔下被戳烂的米饭抬头望那大哥。
 
他抹了把嘴上的油,开始说了。镇子南边有个大四合院,里面住可多的人,今天又有...

Regin理应同Yuno跳一支舞。

.

随笔短打


尤诺时常用手指沿着尽远脸上的皱纹画画,说,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。
尤诺的睡眠质量素来不好,失眠更是常态。每回他的轻轻翻动惊醒尽远,对方总赤脚去给他拿来薄荷膏,轻柔地在太阳穴涂抹、按摩。尤诺喜欢这股味道,但他并不喜欢这股味道沾上自己手指,他从不亲自去抹薄荷膏——某些地方的奇怪洁癖。按摩完毕,尽远单手撑着头说,等他睡了再睡。这时尤诺早犯起迷糊,懒懒抬眼,侃他脸被月光照得坑坑洼洼。
从同居开始,先起床的一直是尽远。他准备好早餐,才回屋喊爱人起床。还养成了尤诺迷迷糊糊落座时为他拉出椅子的习惯,直到现在依旧。已过花甲之年却还像对热恋的情侣。
每回与尽远十指相扣,尤诺会...

© 四方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