乍交之欢 不如无久处之厌


苏缄,唤随岳也可。
交流少交际。择友挑剔。

可与青岳歌。


先生@浬歌

镇里雪


一篇充满乡镇气息的印象文。
写得很糟,起伏无力。不会夸人,你就当乐一下。

-

年夜,大人们忙着饭,我们小孩扎堆在每根竹竿上捆了好些爆竹,从巷这儿头到巷那儿头。一点着,冷观镇里什么声响全都给爆竹噼里啪啦埋了,红色的破纸撒一雪地,怎么瞧怎么不合这镇名儿。

镇里大家吃大锅饭时,镇长爷爷一副得意样儿,说,咱们镇里来了个大文人咧。不知谁吼了句,文人哪会来咱们这穷地方。爷爷脸色一变,没人敢应。结果邻家那大哥说是真的而且他见过那文人了。这可把大家伙性子吊动了。爷爷抽口水烟悠哉悠哉靠后瘫了点儿,催他赶紧讲。我也跟着扔下被戳烂的米饭抬头望那大哥。

他抹了把嘴上的油,开始说了。镇子南边有个大四合院,里面住可多的...

Regin理应同Yuno跳一支舞。

三月都过了我似乎应该做点什么

然而都没有。

-RY.| ATAHⅠ| Born to die | BE
教堂是明亮的。
几个护士站在人群前,皱眉整理自己不染纤尘的裙摆,窃窃私语。
“女士们,先生们,请起立。让我们为这一年内所有逝去的可怜的生命哀悼。至高神将与他们同在。”
偌大的教堂里升起人们稀稀拉拉起立的声音。老护士长眯着浑浊的双眼,用力挥动枯枝般的手臂,祷歌回荡在教堂里,催动蜡烛的火焰。歌声中听不出丝毫默契,每个护士张合干裂的唇唱着自己的,哀着自己的。
至高神不会听懂她们的歌声。
尤诺沉默着离席,推开教堂那扇辉煌的门,凝视外面广阔的黑暗。吞吐浑浊的空气,...

.

随笔短打。没修。没排版。

尤诺时常用手指沿着尽远脸上的皱纹画画,说,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。
尤诺的睡眠质量素来不好,失眠更是常态。每回他的轻轻翻动惊醒尽远,对方总赤脚去给他拿来薄荷膏,轻柔地在太阳穴涂抹、按摩。尤诺喜欢这股味道,但他并不喜欢这股味道沾上自己手指,他从不亲自去抹薄荷膏——某些地方的奇怪洁癖。按摩完毕,尽远单手撑着头说,等他睡了再睡。这时尤诺早犯起迷糊,懒懒抬眼,侃他脸被月光照得坑坑洼洼。
从同居开始,先起床的一直是尽远。他准备好早餐,才回屋喊爱人起床。还养成了尤诺迷迷糊糊落座时为他拉出椅子的习惯,直到现在依旧。已过花甲之年却还像对热恋的情侣。
每回与尽远十指相扣,尤诺...

© 四方壑 | Powered by LOFTER